戛纳前瞻 华语电影人不竞赛只作秀_行业报道_网易娱乐

发布日期:2021-06-27 00:14   来源:未知   阅读:

  www.hljn2.com.cn湖南打擊拒不支付勞動報酬犯罪 綠地控股拖!网易首页新闻体育娱乐财经汽车科技数码手机女人房产游戏读书论坛视频博客乐乎

  一年一度的戛纳国际电影节,如期在5月召开,作为三大艺术电影节中规模最大、关注度最高的活动。戛纳每年都会吸引世界各地的电影从业人员、电影公司、媒体人来此赴会。和去年的小年不同,今年的戛纳聚集了世界范围内几乎所有大师级导演,而华语电影虽然没有入围主竞赛单元,不过并不妨碍大量的华语影人都涌到戛纳去宣传亮相,其中包括李冰冰、范冰冰的同时出现,也将成为本届戛纳电影节的一大看点。(文/沈小点)

  当64届戛纳电影节组委会公布了入围名单,《好莱坞报道者》给予了这样的评价:有望前往的戛纳的影片,或许会将这届戛纳变成金棕榈得主的大聚会。”

  在19部入围主竞赛单元的影片和入围“一种关注”单元的影片中,除了2000年获得最佳导演的阿莫多瓦的《吾栖之肤》外,还有1999年和2005年金棕榈得主达内兄弟的《单车少年》,2000年金棕榈得主拉斯·冯·提尔的《忧郁症》,2003年金棕榈得主加斯·范·桑特的《不得安宁》,2001年金棕榈得主南尼·莫莱蒂的《教皇的诞生》。再加上河濑直美、三池崇史、阿基·考里斯马基、努里·比格·锡兰、金基德、洪尚秀等人的名字,几乎在世的大师级导演,以及艺术电影的中坚力量,基本都为本届戛纳献上了最新的作品。

  在主竞赛单元中,阿莫多瓦带来了新作《吾栖之肤》十分引人关注,影片讲述安东尼·班德拉斯扮演德整形外科医生,在妻子被交通事故中丧生后,产生了制造一种能够在妻子当时被烧死德情形下,救她“肌肤”的想法。于是十二年如一日,运用干细胞技术以及人与动物之间的转基因进行研究,而仅仅实验室中的“突破道德禁忌”并不是他犯下的全部罪恶延续着阿莫多瓦电影一贯的好莱坞精典剧的样式,却在这样的文本形式里,却散发出坎普、后现代的气息。而安东尼·班德拉斯的回归和佩尼洛普·克鲁兹的离去,也仿佛意味着阿莫多瓦电影生涯的一个转变。

  当然,拉斯·冯·提尔在《忧郁症》中,同样也是一次新的尝试。影片以地球毁灭为开篇,随后时间回朔,回到了一对姐妹之间。姐妹俩原先关系亲密,可随后渐行渐远,患有忧郁症的姐姐在地球遭受毁灭阴影下却异常冷静,而妹妹却恐惧异常。拉斯·冯·提尔表示说自己所有的电影都是以一个开心而圆满的结尾结束,此片却是他第一次“悲剧性”结尾的电影。

  除此之外,两届金棕榈得主,达内兄弟的《单车少年》也是本届金棕榈有力的竞争者。此外,主竞赛单元的入围名单中,还有 阿基·考里斯马基、努里·比格·锡兰的名字,前一位是曾经拒绝首领奥斯卡最佳外语片的芬兰国宝级导演,后一位则是土耳其电影大师。两人的新作势必会让戛纳金棕榈的归属更加扑朔迷离。

  当然,在戛纳寻找新的艺术样式,发现不同文化语境的传统下,特别是在去年泰国导演荣膺金棕榈后,东方势力也是戛纳金棕榈有力的竞争者。因此,河濑直美、三池崇史等人的作品,也同样不可小觑。

  在展映单元,比较值得关注的是加斯·范·桑特的《不得安宁》,讲述了身患绝症16岁女孩,遇上了一个比她更古怪、喜欢参加别人葬礼的男孩。而这个男孩还有一个想象中的朋友——二战时候的日本神风特攻队的飞行员。两个被周遭抛弃的局外人,渐渐地陷入了爱情加斯·范·桑特的影片素来有着一种轻快、恬静又带着浪漫色彩的基调。

  而韩国军团此届戛纳中也主要出现在展映单元,如金基德、洪尚秀等韩国电影中坚力量,均有新作在戛纳展映。同样会在戛纳展映的,还有《加勒比海盗4》《功夫熊猫2》等,这也是戛纳素来注重商业性的体现。特别是本届戛纳的开幕片——伍迪艾伦的《午夜巴黎》——同样也是法国第一夫人布吕尼的电影处女秀,伍迪艾伦更是将影片,称作是“一封写给戛纳的情书”,让素来来注重艺术的法国电影,与强调商业的美国好莱坞,在电影中得以联袂。

  当64届戛纳主竞赛单元揭晓后,华语电影无一入围,之前呼声甚高的王家卫、娄烨的新作,均因制作时间的问题,未能赶上戛纳国际电影节。唯一的华语电影,陈可辛的《武侠》进入了午夜展映单元,与此同时,还有一部《月亮上的桑拿房》出现在影评人电影周,其他华语影片,均跟戛纳的流程无关。但是,这并不妨碍华语电影人奔赴戛纳,一如徐克带着李宇春主演的《龙门飞甲》,本届评审团中的杜琪峰、施南生,还有作为戛纳冠名的欧莱雅公司的代言巩俐、吴彦祖或都将在戛纳电影节上亮相。

  而奔赴戛纳的华语影人中,还有最令人期待的“双冰争艳”,《雪花与秘扇》的李冰冰,《登陆之日》的范冰冰,均作为宣传影片出席戛纳。再加上有消息称章子怡也可能出现在戛纳,“国际一姐”之争的主要当事人将在戛纳的战场上相逢,无疑将会成为本届戛纳电影节竞赛片之外,最受华语地区观众关注的焦点。

  和过去张艺谋、陈凯歌、姜文等人在戛纳电影节上屡屡斩获的情况不同,近几届戛纳电影节上,华语电影的冲金劲头显然减退了许多。本届戛纳更是无一部影片进入主竞赛单元,实在令人遗憾。这也与国内电影产业的实际情况有着不可分隔的关系,在国内电影市场一片红火的前提下,拍一部电影赚回票房投资,甚至赢利的几率大了许多。如冯小刚问鼎了票房王,瞅着他根本无需折桂国际,依旧能够拿下十亿票房,对于大多数的年轻导演来说,确实是一种价值的引导。另一方面,国内电影体制,对于题材的限定非常严格,以至于导演们只能在有限的类型影片中寻找出路,通常来说,国产电影总是在历史题材、喜剧和老片新拍中周旋。

  而相对来说,国外的导演,包括亚洲日本、韩国等地区的导演,更显得自由,题材的丰富也相对有利于导演的发挥。而戛纳风向标转向亚洲泰国、菲律宾等国家年轻导演,在扶植年轻导演的传统上,也让华语电影在角逐奖项上,弱势了不少。但是,无缘进入主竞赛单元,并不妨碍华语电影人奔赴戛纳。特别是在电影价值倾向转向商业的前提下,去往戛纳宣传影片,以此打开国际市场,包括售卖dvd版权,都是有助于影片获得更好的收益。

  但官方的迟疑,并没有影响到影人的步伐,去年戛纳电影节上,由于王小帅《日照重庆》入围竞赛单元的关系,尚不是第一女主角的范冰冰依旧9套行头,出席在戛纳大小活动上,谋杀了各国记者的胶片。而后徐克的《狄仁杰》入围威尼斯,李冰冰同样斗艳威尼斯,风头丝毫不比范冰冰逊色。“双冰”都想走向国际,如果有幸合作了一部好莱坞电影,很可能对个人的事业与身价,有相当大的提升。

  对于导演又何尝不是如此,去往戛纳最不济,也可以通过电影交易市场售卖dvd版权,但是dvd的版权费用,早就够一般小投资影片收回成本。对于一些制作成本较高的影片,则可借机卖到海外去,在美国或欧洲上映。当然,导演与明星一样,需要的同样是经历和代表作,比如娄烨、蔡明亮,在戛纳等国际电影节混个脸熟后,都获得法国的支持,拍摄新作,对导演来说也开拓了获得投资的渠道。